研究成果
薛承泰/蔡總統會留給台灣什麼樣的教育?

2020-01-15 11:42:23



薛承泰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組長

2020.1.15 刊登於聯合


韓國瑜最後幾場造勢,聲勢雖大卻無法挽回頹勢,蔡英文成功地護了主權。這是一場不需要政績、也不需要政策的大選,誠如勝選記者會中言,「是對自由民主制度的選擇」;但這句話能把國內的危機變不見嗎?蔡總統,您知道嗎?大學就要崩盤啦!

台灣少子化已有一段時間,儘管政府已加碼催生,仍是每況愈下;於是大選時各陣營紛紛提出生育與育兒相關政策。幸好去年十二月生育爆量達一萬七千,才沒有讓人口負成長發生;不過,全年出生數如預期跌破了十八萬人!從育齡婦女人數以及去年結婚對數又減少約四千對觀之,今年應該是人口自然負成長元年,若沒有適當的政策,出生數仍會繼續下滑,進入十七萬的保衛戰!

很明顯地,少子化議題不能只關注政府能給新手父母多少經濟誘因,還必須注意幼兒園、小學、中學以及大學的教育品質與招生狀況;畢竟去年生的嬰兒,將在二年、五年、十一年、十七年之後要進入那些學校。以大學來說,今年入學者不就是二○○一至二○○二年的出生者嗎?以當年約廿五萬四千出生數來計算,今年大學新生人數頂多十八萬人(以七十%淨在學率來估),且往後每年將減少五千位以上新生,未來八年大學生總數會比當前少卅%,有多少大學會倒閉呢?即使要轉變為托幼托老機構或公宅區,該怎麼做才恰當?

當然,幼兒園、小學、中學又會比大學更早受到少子化的波及,基於此,即使要增加公托公幼也必須因地制宜。大家還記得嗎?老松國小在一九六六年曾創下一萬一千人學生的世界紀錄,才經過半個世紀,目前只剩下不到五百位學童。都市如此,鄉村學校受到少子化衝擊更是嚴重,因為當都市學校因少子化釋放出招生名額時,又會將鄉村學生吸走,迫使年輕人自小就開始「外漂」。鄉村不僅學校難以經營,更是整體的凋零,要注意目前台灣已出現不少「極限村落」了!

當然,各級學生也因少子化都可以「完全升學」,可是升學競爭至今未減,原因已不是機會多寡,而是在學校間與科系間的競爭,這要歸諸於升學方式的不斷「改良」。結果是,高中三年只需念兩年半,升學過程變得更複雜,迫使父母也來參與子女的升學競爭!試想:一個升學制度會浪費學生半年的光陰且滲入更多的家庭成分,這樣的制度不要說已背離教育的基本宗旨,也會催促社會的階級化!

照理說,教育部應針對少子化來調整各級學校的規模,並利用此機會來提升教學品質;更不用說,還得因應5G與人工智慧對學校教育的衝擊,影響所及包括師資、上課方式、評量標準與升學過程。很不幸,這些年來教育部見樹不見林,在大學中玩一些大學前學生該培養的「社區關懷」,而在中學階段把注意力放在一些升學的枝節,甚至關心「誰當校長」還勝過於培育「未來的主人翁」!

回想廿六年前那場轟轟烈烈的教改運動,提出了「廣設高中大學」的訴求,遊行當天報紙刊出筆者的投書,警告大學擴張必須謹慎,主張增設學校需有特色。一個世代過去了,許多問題仍在,還出現了新的問題。韓國瑜在大選中主張雙語教學,是為了提升年輕人國際競爭力;四年後,蔡總統會留給台灣什麼樣的教育呢?

(作者為台灣大學教授)

文章出處:https://udn.com/news/story/7340/4290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