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社會安全網,該怎麼補?

2016-05-23 11:39:59


薛承泰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組長

2016.5.23刊登於聯合報

小英總統就職演說點出近年來台灣所面對的問題與困境,長達半小時的演說既展現親和又無比流暢,相信多數人會給她按個「讚」!她一開始宣示新政府的任務是「解決問題」,最後又點出過去因為「對立」而讓民主失去解決問題的能力!這句話切中時弊,而小英總統所關注的長期照顧與年金改革,正好是最佳的註腳。
眾所周知,長照與年金均為社會安全網一環,也和人口的少子高齡化有關;扁政府時期或許未意識到問題將趨於嚴重,並沒有在相關政策綱領中出現有關年金改革的內容,長照方面除了研究規劃,也未積極培訓相關照顧人力。

馬政府一上任就啟動「青年安心成家」、「育嬰假給六成薪」等政策,並提出「少子化是國安議題」,近年來生育量回升且維持在廿一萬人,並不容易。此外,在建國百年的「社會福利政策綱領」中,首度指出「社會保險體系之財務設計必須考量人口結構變遷所可能產生之財務危機,保險費率、給付水準、支付制度、所得替代率、行政費用等均應詳實評估,以符合財務健全與世代間公平正義」。

由於年金財務危機,主要來自公教與勞工兩大塊,前者具有歷史特殊性也經歷了數次調整,後者源自於二○○八年因國民年金即將上路,引發勞工擠退轉往給付較優的國保,導致行政與立法部門在勞保年金化時,相繼提高老年給付率以阻止勞工擠退。當時雖解決一個問題,卻創造一個更大的問題,今天的財務危機及十年後可能倒閉,不就是那個時刻就決定了嗎?

因此,勞保年金化上路才第四年,馬政府即受困於形勢來進行改革,並應立法院要求,於三個月內提出改革版本。面對一千萬勞工,勞保堪稱世紀大改革,一旦加入軍公教退休制度的批判及有心人士將議題「對立化」,改革失焦只見政治籌碼。

又過了三年,年金財務問題更為急迫,新政府宣示組織年金改革委員會,透過各界社會對話,一年內形成改革共識。先不論這是否「嚴人寬己」,若過去曾參加國保與勞保的修法,如今又來推動改革,如何能說服人們「不會再度創造新的問題」?更重要的,若一年後重送立法院的版本和前政府版本相近,沒有比過去急就章版本高明,屆時又將如何向全民交代呢?三謙卑的政府應特別注意。

至於長照議題,雖沒有年金改革驚悚,卻也無法迴避。扁政府花了七年規劃「長照十年計畫」,馬政府即便在金融大海嘯侵襲下,在財務極為困難時仍接手推動。或許馬政府拙於宣傳,讓新政府以為在地老化、社區照顧與稅收制都是新主張,而未注意到這些都是過去八年的作為。

長照制度宜配合人口特性滾動修正,目前老人占十二.五%,稅收制尚可支撐,決戰點應是台灣二○一八年步入「高齡社會」後,屆時財源是一大挑戰,真正的長照2.0應以此來考量。

無論如何,新政府面對的情勢險峻,在未來四年中,台灣每年將多出廿萬老人,勞動力將失去十六萬,如果沒有一些作為來提升競爭力與生育率,小英總統交給後面的台灣社會是如何呢?社會安全網會不會破得更大呢?


文章出處:https://www.npf.org.tw/1/15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