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時間銀行的帳,怎麼算

2017-11-08 17:19:57


薛承泰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組長

2017.11.8 刊登於聯合報


如果我們可以把健康時做照護義工的時間存在銀行,等生病再來領取,那不是一件利己又利...

如果我們可以把健康時做照護義工的時間存在銀行,等生病再來領取,那不是一件利己又利他的事嗎? 本報資料照片

最近網路流傳「時間銀行」的概念,並以瑞士與日本為例,敘述推動「時間銀行」來發揮「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功能,以彌補短缺的家庭照顧人力,在這些人口老化程度高的國家中,「時間銀行」似乎是及時雨,頗令人心動!

簡單地說,其做法是我現在用時間去服務他人,將服務的時數存入銀行,將來需要即可提領出來,由別人來服務我,別人也因此累積其時數。換言之,雖稱之為「銀行」,卻不是透過金錢而是用「時間」來交換服務。

其實在十餘年前,這個議題在台灣就已經被拿出來討論了,且有民間團體積極在推動。可是政府至今仍未正式建構「時間銀行」,主要考量在於,台灣存在許多志工,基本上是奉獻其時間來服務他人或社會,並未求回報,多數的志工是發自內心來和他人分享時間,「利他」成分居多,而時間銀行是「利他也利己」或「為了利己而利他」的「交換」行為。

此外,建構時間銀行時常發生一個爭議,即如何計算存入與提領的時間單位?若不論服務的型態與困難度,任何人與任何服務在時間上都等值,郭台銘服務一小時相當於任何人的一小時,不論是在災難中冒生命危險進行搶救或是在幫鄰居遛狗,都是等時計算。如果大家都不計較,都有寬大胸懷,那麼成立時間銀行乃多此一舉,似乎沒有必要。說真的,若有一天「泛等值論」成為核心價值,社會的「不均」與「貧富落差」即會消失,成為沒有階級的社會,當然也不會出現身價不凡的CEO了!

反之,按服務的型態與困難度採用不同計算方式,亦即困難的工作加重計算,簡單容易的減少其權重,這麼一來,時間銀行除了不用錢,和貨幣市場的運作有何不同?遑論,要建立一套規則來認定千百種服務的時間價值,由誰來認定?怎麼認定?難免會吵翻天,為公益上街頭或陳抗能不能算時間,照顧自己的子女或父母呢?一旦凡事都能「時時計較」,時間銀行的意義也就蕩然無存!

話說回來,當一個社會變得更疏離,缺少家庭支持與鄰里的守望相助,時間銀行應可以激勵一些人出來服務;只要有足夠數量人參與,即可形構出一個新形態的「互助」或「共享」社會。試想在一個社區中,有人開車上班願意給鄰居搭便車,那是給人方便的助人行為。另一種狀況是協調付費共乘,也是給人方便,但算是交換行為;當然,也可排時間大家輪流開車進行共乘,雖互不收錢,仍是一種交換。當社區中已沒有人願意純給人搭便車,共乘機制即是推動的時機!

然而,一旦共乘付費需進一步精算時,包括車的等級、路途的距離及道路狀況,這個機制就差不多瓦解了!因為那不就是Uber的特色嗎?從「互助」又回到了「市場」。

無論如何,筆者仍樂見國家推動實驗性的「時間銀行」,當作養老的輔助措施,鼓勵人們未老時投入服務,透過時間銀行也等於是服務自己的未來,spend time, earn time.即便有人累積了許多服務時間,來不及用即離開人世,也可把戶頭中的時間留給家人,或捐出去幫助「時間」不夠用的人們。換言之,時間銀行也可以進行世代間與社會性的移轉。當然,這絕對是人性的一大考驗!


文章出處:https://udn.com/news/story/7340/2804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