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年金改革不能弱化國家

2017-11-23 17:08:04


薛承泰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組長

2017.11.23 刊登於聯合報


國防部日前發布軍人年改退撫新制草案,國防部長馮世寛召集全軍一級單位主官、主管說明...

國防部日前發布軍人年改退撫新制草案,國防部長馮世寛召集全軍一級單位主官、主管說明。 圖/國防部提供

二○一六年五月民進黨執政後,宣稱用一年時間進行年金改革;如今一年半過去了,只挑了公教,將其十八趴落日,並砍了部分退休年金。雖然新法明年七月才上路,資深者延退,優秀者出走,在職者士氣低落,公教結構弱化現象已開始發酵。這些副作用的發生,主要來自於手段蠻幹。所謂的改革,效果卻是讓政府未必省到錢,也無法讓年金制度永續,更令年輕人徬徨;對國家的長期影響,簡單地說,就是「吃小賠大」!

為了賡續,改革軍人的退撫與保險也箭在弦上,然而主事者至今猶抱琵琶半遮面,不論是十八趴的處理或退休俸的計算均語焉不詳,只有咬住三二一六○的樓地板不放。當然,早就忘了謙卑,更忘了過去如何嘲笑馬政府不懂得溝通!

筆者曾為文指出三二一六○的幾個魔咒,提醒政府不能過於一廂情願;只因過去曾大肆批判行業間的不平,如今政府為了怕自打嘴巴,只好堅持齊一式的樓地板。接下來,不僅面對廿四小時犧牲奉獻的軍人,更難和一千萬勞工解釋清楚。試想,如果三二一六○也適用於勞保年金,勞保幾乎等於不必改,那麼政府即無法紓解最大的財務危機,整個年改不就宣告失敗了嗎?

此外,政府也應考慮軍人身分的特殊性。戰時赴湯蹈火保衛國家,平時參與救災服務人民,就光是訓練、巡弋或構工,傷亡都在所難免。軍人是執行國家交付的任務,不只是任務內容自己無法自主,還包含了生命。基於此,軍人和國家是一體的,國家豈可以財務吃緊為理由,任意修改自己訂立的契約呢?別忘了,生命是無法溯及既往的!

台灣有整整六十年沒有戰爭,但並不能保證未來不會有,否則政府為何每年要編列數千億龐大的國防支出,更不用說,為了討好老美而增加的軍購,也勝於照顧退伍軍人所需,這不是很矛盾嗎?難道有武器,就足以保衛國家?如今弱化了公教,再接著若弱化國軍,敵人做不到的事,我們的政府真的要樂此不疲嗎?一旦國家弱化還能算是改革嗎?真是令人讚歎啊,seafood!

如果政府真得在乎財務危機,那麼就應該從自身做起,少亂花錢,少僱用冗員,少作沒有效益的建設。如果看不慣軍公教退休拿得比勞工多,那麼就應拚經濟,提高薪資,勞工才有能力多繳保費,也才有機會提升老年給付水準。要不然,政府也可調降其自己的提撥率,從百分之六十五逐步降至五十,每年即可節省不少,且又不會陷入 「溯及既往」的困境。另一方面,也可也採賦稅手段,將退休俸或年金在一定金額以上視同所得來課稅,家庭所得高又領有高額年金者,就需繳較多的稅;政府增加稅收,又可減少貧富差距,豈不更好?

記得去年六月廿三日召開第一次「年改會」,蔡總統在致詞中指出「(過去政府)只是政府單方面推動改變很難成功」,所以「這次年金改革採取由下而上、擴大參與原則,建立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對話平台,讓社會各界都能透過代表闡述意見」。當然,還有在勝選時發表感言提醒執政時的「三個謙卑」,言猶在耳,不得不再一次讚歎!(作者為台灣大學教授)


文章出處:https://udn.com/news/story/7340/2834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