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百寶箱
IFS文章導讀 / 孩子較早進入或長時間停留在日托機構的長程影響

2018-12-26 11:55:56


    在1997年,當加拿大魁北克省,啟動五歲以下全天全年的托育計畫,如同政府所宣示的標題「兒童是我們心中的寶」,理所當然的會讓我們假設,政府補貼全民日間托育將為所有兒童人生中提供「健康的起步」,同時使更多女性可以進入職場並增加其收入潛力。

    而在10年內,全面分析「每日5元(美金)托兒」的普及計畫,其中包含對兒童照顧花費,就業模式,對兒童與父母行為表現的影響,其結果引起大眾的關注。

    魁北克省的兒童社會發展狀況,從情緒與行為量表顯示,該地區相對於加拿大其他地區反而顯著惡化(測量結果低於一個標準差的10%)。

    接觸此托育計畫的2至4歲兒童,與年紀較大且未加入此托育計畫的兒童(親兄姊)相比,顯示接觸該托育計畫的兒童有較高的焦慮,過動傾向,與攻擊傾向的行為表現

     分析結果也發現接觸此托育計畫的兒童,發現其親子之間有更多的敵意對立,較多不一致養育方式的現象,以及雙親之間關係品質不佳。但很難預測這階段的兒童負面的表現是否會持續惡化或只是曇花一現。

     幾十年下來,對於高風險環境下的兒童實施的早期介入計畫,如Head Start(領先專案),Perry Preschool計畫以及Abecedarian計畫,這些介入計畫都在探討透過兒童早期積極介入,是否在這些兒童成年後可以改善經濟條件與降低犯罪行為比率。但是有證據顯示,這些積極介入的正面影響,部分兒童正面效果會持續到成年。但是早期介入接觸的計畫產生的負面效果,也會一樣持續到成年嗎?

    在魁北克省執行此計畫20年後,Michael Baker,Jonathan Gruber和Kevin Milligan(即將出版的“美國經濟日報”)進行了第二次綜合分析。複製之前針對0至4歲兒童的表現結果後,作者也進一步探究魁北克早期全面性的日間托育產生的負面影響,是否會持續影響到5至9歲,甚至是青少年前期與成年階段。

     然而研究結果也顯示負面影響確實持續存,且在某些身心發展階段影響變得更大在5至9歲兒童,負面的社會情緒不只是單純持續,在某些情況下更加惡化,其中表現焦慮增加24%,攻擊性增加19%,過動傾向則增加13%。

     特別是測量過動傾向與攻擊性項目,對於男性兒童的影響幅度更大使用抵銷影響函數(Recentered Influence Function, RIF)進行特定類型迴歸分析,Baker,Gruber和Milligan發現魁北克省的計劃是增加行為問題的「主要因素」,特別是原本問題行為就已經偏高的兒童。

Source: M. Baker, J. Gruber, & K. Milligan, "The Long-Run Impacts of a Universal Child Care Program," 11/8/18 
Copyright 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 of the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Economic Policy.



    對於12至20歲之前的青少年與成人,其一般健康與生活滿意度的自陳報告分析裡,當年日間托育計畫的負面社交情緒表現仍持續到成年初期最引人注目的部分是,跟其他省分相比,曾接受該日間托育計畫的人「犯罪行為急遽增加」。即使魁北克省整體犯罪率已經顯著低於加拿大其他地區,但接觸此魁北克省日間托育計畫的族群中,司法上被起訴與判決有罪的比率卻是顯著增加的。

    平均刑事起訴比率增加了19%,而平均刑事有罪判決比率增加22%。與5至9歲一樣的分析結果,男性兒童與行為問題更加重影響了成年階段犯罪行為。


Source: M. Baker, J. Gruber, & K. Milligan, "The Long-Run Impacts of a Universal Child Care Program," 11/8/18 
Copyright 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 of the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Economic Policy


    Baker,Gruber和Milligan指稱,某些國家的普遍性兒童托育計劃對某些年齡段的兒童有一些正面影響的證據。但在大多數情況下,受惠的主要是針對弱勢的兒童。他們做出的結論是「幾乎沒有明確證據支持這些托育計劃能夠讓更廣大族群受惠。」

    魁北克省的普及托育計畫,其特殊的時間點與適用範圍,提供特殊的機會去評估並了解全面性日間托育計畫對兒童,從幼年到青少年的影響。

    重要的是,魁北克計劃的研究結果,與美國國家兒童健康與人類發展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 and Human Development, NICHD)對美國日托的綜合評估結果基本一致。美國這項研究從兒童出生開始每一年追蹤1,364名兒童,發現兒童早期的長時間日間托育,預測了整個發展階段中負面的行為表現,包括在孩子15歲時進行的最後階段測量。

    到了四歲半時,長時間的托育預測了每個領域的負面社交表現,包括社交能力,表達問題和親子衝突,通常比其他(未接受日間托育的)兒童高三倍。在照顧者的行為問題報告中,在出生後的前四年中,日間托育少於每周平均10小時的兒童只有增加2%有風險,而每周超過30小時的兒童,風險增加多達18%。家庭經濟地位,母親教育程度,兒童照顧品質和照顧者親密程度並沒有緩和這些影響。但這些影響會持續存在嗎?

     到了小學三年級,更多時間為非母親照顧的兒童,被教師評分為社交技巧較不足,作業進行習慣較差。在日托中心時間較長者更能預測較多的外在表達行為(動手動腳)以及和老師的衝突。在日間托育中心所佔的時間長短,持續地預測這些問題行為表現到六年級。

     但是到15歲時,在任何類型的“非相關”托育中,在四歲半之前的大量托育時間預測了問題行為,包括高風險的行為,如喝酒,吸菸和吸毒,偷竊或損害財產等。即使在控制了日間托育品質,社會經濟背景和親職品質之後,仍然如此。

    與魁北克兒童托育計劃的研究結果非常相似,將日托時間與四歲半的問題的統計效應幾乎與15歲時的統計效應相同。

    與發展中持續存在的負面影響一樣,若兒童接受最高品質的日間托育時,正面影響性是一樣具有延續性。

    高照顧比以及日間托育中更靈敏和正向的照顧方式則與兒童認知表現較佳、行為問題較少有關。其中一些正向影響似乎是持久的。來自NICHD-SECC的調查結果發現,對於經歷過最高品質托育的兒童,15歲時有更好認知學業表現,並與學業成績表現更好顯著相關。

     後來有研究選取部分學生樣本進行評估發現,最高品質的幼兒托育可以預測較好的成績和較好的大學入學率,高中畢業後。從幼稚園到12年級的結果,影響雖很小但是一致,證實了高品質幼兒托育的正面影響可以持續發展。

    但是隨著魁北克省的托育計畫評估研究,卻發現最高品質的托育影響可能難以維持,在2005年,魁北克省有60%的托育機構被認為是「最低品質」,只有四分之一的機構提供的托育服務符合好或以上的水準。這些研究結果與其他已開發國家相似,也確認了若要有持續正面影響,必須具備的托育照顧水準是具有相當高的挑戰。

     可是在細微的正面效果下,面對長時間日間托育的風險,兩者必須權衡。在NICHD-SECC中對日間護理品質進行的綜合評估發現,即使在控制了日間托育品質,社會經濟背景和親職品質之後,出生後早期長時間日間托育預測了整個兒童期和青春期的負面行為表現。

     如果我們的孩子是「心中的寶」,那麼研究所提出那些接觸過早期普及日間托育的兒童,具有社會情緒和行為挑戰的風險,我們需認真思考。在過去十年中,更複雜的分析方法使社會科學家能夠辨識「級聯效應(cascade effects)」,顯示早期生活中的社會行為困境如何預測青春期學業能力的困境,然後預測青少年期間的其他社會情緒困境。

     其他研究也做出「級聯效應」的結論,發現4至5歲的學業表現較差,預測了6至7歲的社會情緒問題,然後也預測了12至13歲的社會行為問題,隨後是16歲時的較多的情緒低落。

    很明顯的,需要更多的研究來了解日間托育在早期發展和進入青春期的廣泛影響。我們所知道的是,幼兒若長時間非母職(托育中心)的照顧,對整個發展過程會持續存在影響。雖然這些影響效果可能看起來很小,但它們對個別兒童的人生至關重要,同時對社區和整個社會的集體表現也相當重要的。


Jenet Erickson is an affiliated scholar of the Wheatley Institution at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原文出處:IFS(2018)請點我

校閱:薛承泰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