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百寶箱
IFS文章導讀 / 「新」常態?更新後的全球生育趨勢觀察

2019-12-18 10:18:12


時至今日,大部分的讀者都知道美國生育率已經降到史上最低。2019年前期的資料也告訴我們這個下滑趨勢將會持續下去。通常關注人口學的人也會注意到其他國家的生育率也在下降。最近,芬蘭少子化的狀況躍上許多報導頭條。為什麼生育率在這麼多國家都下降了?

在解答「為什麼」之前,了解生育率衰退的範圍與程度至關重要。那些地方的生育率下降了?在一些地方,衰退的程度是不是比其他的地方嚴重?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作者將所能找到的最新生育統計資料庫的資料集合起來,包含61個國家近幾年來的資料。主要的資料來源如世界銀行(Wold Bank)以及聯合國(UN)僅更新至2017年;只要我找得到的資料,即更新至2018年,有些已有2019當下的資料,我便以此推估2019年的生育率狀況。

資料顯示,非常低的生育率在全球逐漸變成一種常態。目前的衰退可能不僅是起落的循環,在大部分國家的生育率是平均每位女性生產1.4至1.9個小孩的狀況下,可能變成一種「新常態」。

單以一張圖來呈現61個國家的生育率不太可能。取而代之,我呈現每個國家從2007年到最新年度生育率(2017、2018或者2019年)的「平均年度變化」,以各個區域來分組。分組的安排是從左到,2007年時最高生育率的區域(中東以及北非)在左邊,2007年生育率最低的區域(東亞)則在右邊。

這圖顯示,生育率在最高生育率區域下降最多,而低生育率區域則有一些上升。以統計的術語來說,這61個國家間生育率的變異量從2007年到2019年下降了一半。這不僅因為高生育率國家的生育率下降,也就是人口學家所說的「人口轉型」,也因為低生育率國家的生育率有些許增加,加上中等生育率國家的生育率也下降。

底下這張圖呈現地更加清楚:從2007年來的生育率變化比上2007年的真實生育率


基本上,生育率在每位女性生產1.6至1.7小孩以上的國家面臨生育率下降。在這個數字之下的國家則比較穩定,或者還有增加。我們似乎正看到生育率全球性地收斂在1.6或1.7附近。

這現象不僅發生在富裕的地方。墨西哥的生育率是每位女性生產1.9至2個小孩,遠低於需要維持墨西哥目前人口所需的生育率。巴西的生育率更低,是1.75,哥倫比亞也是差不多,是1.77。哥斯大黎加更低,是1.66。薩爾瓦多、阿根廷以及委內瑞拉則勉強地人口「打平」。其他國家如瓜地馬拉生育率更高,但是下降地更快。

越過太平洋看另一邊,斯里蘭卡、孟加拉以及印度的生育率在每位女性生產2或2.2名小孩附近,而馬來西亞則降到1.8。泰國則更低,每位女性生產1.5名小孩。穆斯林國家如土耳其(2)、伊朗(1.8)以及突尼西亞(2.1)接近人口替代水準,生育率仍持續地快速下降。

非洲的資料不夠新,或者品質也不夠讓我們討論最近的生育率下降狀況,但正如作者在之前的IFS文章所寫,資料也顯現了急速的生育率下降。

因此,最近的生育率下降雖然不是全球都如此,但都指出了一個新興的「低於人口替代水準」的標準。我們不該預期未來人口會成長,反而是一個大部分國家面臨人口挑戰的未來。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狀況?拿一些國家當例子,可以幫我們找到解釋。

亞洲老虎?亞洲貓熊

許多評論者都拿日本當作人口負成長的代名詞。不過,日本雖然面臨人口的挑戰,其他國家卻也有類似狀況。如果不算北韓及蒙古國的話,今日日本實際上有東亞最高的生育率。

日本生育率上升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指2005以來,雖然幅度很小)。除了上升這件事之外,日本對於鼓勵整體社會生育已發揮很多的創意,而且也成功地為移民敞開大門。把日本想為超低生育率、對家庭不友善、排斥移民的國家,這樣的想法已經逐漸過時了。

另一方面,南韓的生育率已經跌至驚人的低谷。如果維持現在的趨勢,2019的生育率將會是每位婦女生產0.92名小孩,是所有國家中史上最低。南韓正試著提昇生育率,不過他們走錯方向也做了白工。沒有勞動改革來破除「工作至上」的職場競爭思維,南韓的生育率會持續一蹶不振。

南韓的例子很特別,但影響生育率的那些力量,尤其像缺乏約制的勞動市場對人們的影響,在很多國家都可以見到。

蒙古部落

短期間引人注目的生育率變動,可能會讓人看不到那些普遍讓生育率下降的力量。確實,在亞洲其他地方是有嬰兒潮。1974年時蒙古國的生育率為7.3名小孩,到1993年的時候降為2.5,2005年的時候則是低於2。不過在那之後有些事情發生了。從2005年開始,蒙古國生育率一路衝天,現在在3左右。這嬰兒潮造成的後果也廣為國際媒體報導:擁擠的學校、蒙古高度污染的首都面臨兒童健康的挑戰,以及促進鄉村地區產婦健康等。更廣泛的原因是得益於國際化所帶來的經濟成長,外資,特別是中國的投資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同時,蒙古的生育率上升並沒有犧牲性別平等,像蒙古女性教育程度比男性高,而且也逐漸地進入傳統男性主宰的領域。

儘管蒙古這個亞洲的特別案例給了一些希望,但也別太過樂觀。蒙古國的同伴不是其他的亞洲國家,而是其他前蘇聯國家。


90年代正值共產主義陣營的瓦解及所帶來的混亂,許多前蘇聯國家都經歷跟蒙古一樣的「嬰兒潮落幕」(生育開始下降)。而今很多國家跟蒙古一樣,享受著生育率回復到近80年代的水準。這些回升可能不會一直持續下去,事實上可能正在劃下休止符。總有一天,儘管現在的生育率很漂亮,蒙古的「生育回升」將會消逝,慢慢地,經濟現代化的力量將會把生育率往下回推到像其他國家一樣。

看向未來

生育率在下降。綜觀全球,生育率似乎穩定地在1.4至1.9間,最可能的狀況是在1.6至1.7。這比大部分預測人口的組織如聯合國所認為維持穩定人口所需的1.8至2.1要來得低。換句話說,全球持續地生育率下降代表未來的人類人口將會比預期的要來得少。

作者為美國企業公共政策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的通訊研究員
Lyman Stone is a Research Fellow at the Institute for Family Studies, and an Adjunct Fellow at 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文章出處(IF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