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百寶箱
IFS文章導讀/婚姻中配偶間學士學位的性別差距

2019-11-26 09:11:22


為什麼越來越多的女性「下嫁」(如大眾經常看到的那樣),這如何影響他們的婚姻?考慮女性與社經地位比自己低的人結婚,似乎更像是PBS電視劇中關於英國老貴族的戲,而不是對21世紀被解放的美國年輕單身女性的合理關注。但是,就是這樣。

首先,幾個月前在Twitter上出現了2015年《約會經濟學》一書的摘錄:在受過大學教育的單身成年人中,女性人數遠遠超過男性,而越來越多未婚的美國人希望與那些至少完成學士學位的人結婚。該推文產生了令人驚訝的評論,尤其是關於單身困境-異性戀女性面臨缺乏合適的婚姻對象。不久後,Daniel LichterJoseph PriceJeffrey Swigert在《婚姻和家庭期刊》上發表了一項出色的研究。報告表明目前的結婚率處於150年來的最低水平,部分原因是因為未婚女性認為可以接受那些不錯的收入和具前景的工作的男性很少。這引發了在線上和線下媒體的興趣和評論,在撰寫本文時仍在繼續。

看起來女性似乎更喜歡能賺比自己多錢的男性,目前的婚姻市場上嚴重缺乏教育程度、收入皆具有良好前景的男性。這些人之外,Lichter等人稱這些為“不太合適”的男性。那些具有良好教育程度的女性經常選擇前者,就像《約會經濟學》的作者和其他家庭學者爭論多年的那樣。

儘管單身女性不願嫁給收入和教育程度較低的男性,但這種夥伴關係不一定會導致較差的婚姻結果。例如,近期兩項備受尊敬的研究發現,這類型的婚姻在最近年輕人中較為普遍,但這種婚姻並沒有像過去那樣增加離婚的風險。儘管一般女性仍傾向於不與受教育程度低於的男性結婚,其實,受過大學教育的男性在近半個世紀之前就已經是這麼做了。

作者使用1972年至2018年的“一般社會調查”來分析這種動態變化,將此期間依每十年進行分組,採用已婚受訪者的自陳報告,得到受訪者和其配偶的最高學歷,學位被簡單地歸類為“低於四年制的學士學位”和“至少四年制的學士學位”。

在整體和各個年齡區段的男性中,獲得學士學位並與學歷較低的配偶結婚的比例呈穩定顯著下降趨勢。例如,如下圖1所示,對於3342歲的年齡段,該百分比從54%降至17%,降了三倍多。然而,擁有學士學位的已婚女性大多朝相反的方向發展,特別是在過去的三十年中,儘管趨勢並不那麼嚴重,特別是,擁有四年制學士學歷的女性與不具學士學位的男性結婚的百分比似乎在上升中。對於男性而言,剛好相反。


來源:IFS(2019)https://reurl.cc/pDpq9Z


下面的圖2顯示了未接受四年大學教育的受訪者與擁有學士學位的配偶結婚的百分比。不足為奇的是,對於男性而言,整體比例在這段期間增加了三倍多。在33至42歲的年齡段中大約增加了四倍。

對於未接受四年大學教育的女性,情況則更加複雜。從19702000年代,隨著越來越多的男子獲得學士學位,越來越多的沒有學士學位的女性與具學士學位的男性結婚。然而,2010年代顯示出每個年齡區段的人數比例皆為下降。隨著越來越少的男性上大學或從大學畢業,這種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在其他條件相同的狀況下,若非獲得學士學位的男性比例顯著上升或大學畢業的女性比例下降,這兩種狀況在未來是不會持續發生的。


來源:IFS(2019)https://reurl.cc/pDpq9Z

綜上敘述,據我在此的測量,與相同教育結婚的配偶關係(內婚)又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換句話說,雙方都擁有學士學位還是雙方都受較少的教育?作者的分析顯示了總體資料從1970年代的86%下降到2010-2018年的78%。配偶之間的內婚現象整體上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加,這不一定與其他發現產生矛盾,這部分與所比較的時間區段以及測量教育程度的具體程度有關(例如,配偶雙方都具有高中文憑嗎?或碩士學位?)以及如何衡量教育的相似性,但這裡的數據可以證明這一觀點。

更重要的是,如圖3所示,這部分取決於一個人是否擁有學士學位。對於那些沒有的人來說,夫妻之間教育程度的同質性有所下降,正如我在這所測量的那樣,但是對於那些至少擁有學士學位的人來說,它的數量有了顯著的增長。

來源:IFS(2019)https://reurl.cc/pDpq9Z

在某種程度上還取決於性別和學歷的綜合因素。若按作者採用對教育的測量方式,對於擁有學士學位的男性而言,教育同質婚已顯著增加。對於沒有學士學位的男性而言,同質婚則在減少對女性總體而言,教育同質婚狀況也是在減少,如圖1所示。無論如何,教育同質婚在增加的說法是不可靠的,當然這還有一些很複雜的因素,需要加以細化探討。

具學士學位的人數比例,其性別不平衡的狀況,影響男性及女性在面臨婚姻時的決定,這類問題仍然可能在未來幾年引起討論和分析。近50年的一般社會調查資料顯示,這種情況及其影響比專家在線上討論中的圖表要復雜得多。

當然,這些情況是動態的,還有很多的其他資料來源,以及測量教育程度與同質婚的方式可考量,所以我不希望這個簡短的回顧研究是最後的定論,但它確實提出了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有學士學位的年輕女性,她們的結婚率和婚姻品質,是否因具有同等學歷的男性短缺而受到傷害?有關這個問題我會藉由第二份研究摘要中討論這個議題,敬請期待。


文章出處(IFS) https://reurl.cc/pDpq9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