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百寶箱
AIFS文章導讀/父職與工作的統計數據

2020-01-10 11:51:06


綜覽

本篇文章呈現了近二、三十年雙親家庭中的父親、單親父親的就業歷程的統計趨勢,結果顯示當母親育有第一個子女後,她們的就業情形會有很大的改變,然而父親就業的改變卻很少。

本文重點

當今日的父親更努力地融入育兒生活時,大部分家庭中的父親在第一個孩子出生前後,花在職場上的工時似乎仍維持原本的水準。單親爸爸則會有比較不同的模式,有較高比例轉為兼職或未就業。父親更可能選擇彈性工作或在家工作,而非降低工時來符合照顧幼兒的需求。

家庭就業模式

當家庭就業模式近年來逐漸轉變,不再完全的以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形式,也造就了部分母親的就業率提升(但多為兼職形式),但父親的就業模式似乎沒什麼變化。這個修正型養家餬口模式的增加,雖然增加了母親的兼職工作的機會,但母親們仍舊被視為主要照顧者。總之,成為父母親後的工作型態,仍傾向性別角色分工。

我們比較了父親和母親的時間運用數據,特別是去對照他們第一個孩子出生前 (見圖1),父親花在職場上的時數在小孩出生前後仍然在相同的水平。父親在年幼子女的親職與照顧上的確也花了許多時間。從其他研究也可以發現大多數的父親會在周末花比較多時間陪伴子女。然而,母親的時間使用上就有戲劇性的轉變了,當母親育有1歲以下的嬰兒時,她們的工作時間是最低的,然後隨著子女的年紀漸增,工作時間才逐漸增加。

1:母親與父親在第一個孩子出生後的時間使用與分配


相關的模式在其他研究中也可以發現(Bianchi, Milkie, Sayer & Robinson, 2000; Craig, Mullan & Blaxland, 2010; Sayer, 2005)


父親的就業

上述這些就業的模式在統計中也很清楚地發現,越來越朝向雙職家庭,越來越少只有父親工作,母親在家育兒的組合。

2:夫妻的就業模式

註:家庭主婦或家庭主夫,是指那些自己沒有工作,但另外一半有出去工作的人。而失業的家庭代表那些父親跟母親都沒有工作的家庭。雙薪家庭指的是這段調查期間父親或母親都至少有1個小時以上的有薪工作。剩下的則是未說明父母親工作狀況的家庭。由於四捨五入的計算,上述圖表百分比可能不完全為100。

來源:澳洲人口普查報告(1991-2016)


雖然家庭內的就業模式有些改變,父親的就業率仍舊跟以往數十年一樣的高。事實上,20062011以及2016與之前的年份相比,父親的就業率是比較高的,某種程度反映了當時經濟情況。

3則呈現了雙親家庭中的父親與單親爸爸就業的趨勢。前者大部分都是有全職工作的。在澳洲,父親可能會被要求轉換較具彈性的兼職工作來因應照顧子女的需求。然而,他們卻很少這麼做,反而是投入全職工作之中,因為社會仍期待他們有較長的工時。至於單親爸爸則會有比較多元的工作模式,他們的部分轉換成兼職工作或不就業。這些單親爸爸的兼職工作或未參與勞動(如家庭主夫)的高比例,並非反映他們主動做出減少工時的選擇。

3雙親家庭中的父親與單親爸爸的就業趨勢1991~2016

註:[無法歸類]代表那些自陳自己有就業但工時是0或未註明者

來源:澳洲人口普查報告(1991-2016)


父親的工作安排

從圖4中可以發現父親從事兼職的比例較低,並視此為協助家庭照顧子女的一種方式,而這個圖也呈現了19962017年父親為了照顧子女所選擇的工作安排方式。雖然1996年至2008年父親在any work arrangement(任何全職工作形式)況有一些穩定的成長,但2008年之後這個比例就持平,沒有顯著的成長。此外,最常見的安排就是彈性工時,也是成長至2008年後停滯,次之則是在家工作且此選擇的比例仍在穩定成長中。如同我們可以觀察到,非常少父親為了照顧幼兒選擇從事兼職工作。

4:父親為了照顧幼兒的工作安排(1996~2017)

註:數值來自育有12歲以下兒童的就業父母

來源:ABS兒童教育與照顧


回到家庭的觀點來看,我們發現當母親從事全職工作時,父親比較有可能使用工作安排從旁協助照顧幼兒。這個研究發現與彈性工時有很大的關聯,相形之下,母親未就業的家庭,父親比較無法使用彈性工作的策略。

5:父親的工作安排20112017(依母親就業情況)

註:數值來自育有12歲以下兒童的就業父母

來源:ABS兒童教育與照顧


原文出處: AIFS(2019) 


參考文獻

Bianchi, S. M., Milkie, M. A., Sayer, L. C., & Robinson, J. P. (2000). Is anyone doing the housework? Trends in the gender division of household labor. Social Forces79(1), 191–228.

Craig, L., Mullan, K., & Blaxland, M. (2010). Parenthood, policy and work–family time in Australia 1992–2006. Work, Employment & Society24(1), 27–45.

Pocock, B. (2005). Work/care regimes: Institutions, culture and behaviour and the Australian case. Gender, Work & Organization12(1), 32–49.

Sayer, L. C. (2005). Gender, time and inequality: Trends in women’s and men’s paid work, unpaid work and free time. Social Forces84(1), 285–303.

Smyth, B. M., Baxter, J. A., Fletcher, R. J., & Moloney, L. J. (2012). Fathers in Australia: A contemporary snapshot. In D. W. Shwalb, B. J. Shwalb & M. E. Lamb (Eds.), Fathers in cultural context (pp. 361–382). New York: Routl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