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百寶箱
AIFS文章導讀/澳洲父親需求上的衝突:養家者和參與親職

2019-11-21 17:30:13


在數十年職場環境的變革中,一個慣例毫不意外地在這些變革後保留下來:就是男性養家。女性已經大量投入勞動市場,但父親仍往往是澳洲家庭主要的經濟收入來源。

研究顯示,與其他可比較的已開發經濟體系相比,我們(指澳洲)男性養家角色的金字招牌似乎更不受變革影響。我們聽到很多關於這對婦女就業機會和經濟保障有負面影響的消息。但是,隨著父親對工作和照顧責任的壓力越來越大,這也為男性產生傷害。

澳洲年輕父親在陷入互相矛盾的兩個角色之間拉扯:成為傳統的養家角色,以及成為深度參與親職的角色。

時間調查上,父親比過去花費更多的時間在養育與照顧上,這不是只有帶孩子出去玩而已,男性在日常照顧工作中的比重加大,例如接送,照顧跟洗澡。

但父親的職場工作量並沒有改變。澳洲家庭研究所5月發表對父親時間使用狀況的分析,發現父親在工作上花費的時數,小孩出生前與出生後並沒有改變。(對第一次生產的母親來說,情況就不同,對母親來說,當小孩在一歲以前時,就業的時數處於最低點,然後緩慢成長)

雙薪家庭的普及率也一直提高,這表示父母不論正職工作所佔的時間多少育兒方面的工作會被要求更多1991年,父母雙方都有工作只占一半以上,但2016年時已經達到66%。大部分澳洲的父親是全職工作,且工作時間很長,因此父親其他能和子女一起的時間就會受到擠壓。

學者Laetitia ColesBelinda HewittBill Martin最近發表的一項關於澳洲當代父親的研究,評估了3000多名年齡在15歲以下的澳洲父親時間使用情況,發現樣本中的父親平均每週工作47.62小時。其中有一部分父親,他們有全職工作且須每週與孩子一相處20個小時或更長時間。許多年輕父親在工作跟照顧子女上花費很多時間,因為他們「需要更多時間照顧年幼子女,且同時在這個職涯階段,會被要求投入更多時間在全職工作裡」

在政治討論的空間中,澳洲父親並沒有受到太大關注,能幫助他們的政策既少且效果不好。按照全球標準,澳洲父親休育嬰假的比例非常低,人權委員會2014年的一項研究發現,九成新手父親享有的育兒照顧假不到四周。其中一個因素是政府對這類年輕父親的支持力度不夠,一項對新手父親的聯邦假期計畫被稱為「父親與伴侶的給付」,提供以最低工資水準的兩周帶薪休假

根據社會服務部公告的資料,上一個財政年度,只有四分之一的父親在孩子出生後進行申請。計畫是七年前開始實行,如此低的接受度,原因之一是,不如母親請育嬰假。如果父親接受政府的提案,育嬰假期間領取最低工資,代表大多數家庭收入的銳減,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這並不值得考量。

聊備一格的「父親與伴侶的給付」計畫,假設父親照顧年幼子女上是次要的,這也是我們就業環境的刻板印象。研究顯示,許多全職父親都意識到長期請假會被另眼看待,尤其是當他們無法看到許多男同事請假時。傳統性別角色(例如男性養家糊口模式)的持續,才是重要因素。

在過去的十年中,勞工在法律上有權要求減少工時以協助照顧子女。但是父親很少這樣做。他們更有可能選擇彈性工作方式,例如提早完成工作或在家工作,而不是減少工時來投入照顧子女工作。

南澳大學於2014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育有學齡前小孩的母親最有可能提出改變工作時間或更彈性的工作時間的要求。育有學齡前小孩的父親提出更彈性工作要求的比例僅15%。

由學術專家組成的「工作與家庭圓桌會議」,今年發表的對工作和照顧政策的評論指出,許多父親仍然不願要求育嬰假或更具彈性的工作安排。「相關研究指出,職場文化比政策制定還要落後。」

「太多新手父親持續反映他們的職場並不支持他們使用育兒照顧假,他們擔心這對自己的職涯發展不利。」職場性別平等局說,為男性安排更加彈性的工作,有設定此目標的雇主不到2%

對澳洲父親角色的要求已經改變,政府和職場應更嚴肅看待此事。


文章出處(AIFS)

https://www.theage.com.au/business/the-economy/the-competing-demands-on-aussie-dads-breadwinner-v-involved-parent-20190628-p522at.html